偶尔任性一把是种什么样的体验?

东方人往往不太任性,例如很多人都长期干一份不开心的工作,老一辈亦为了子女的成长而没有跟配偶离婚。不开心,都是因为太理性,理性就是愿意做不想做的事情,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喜好做亊。以前教书教得不开心,我对一个长辈诉苦,他反问我:“难道上班有开心与不开心之分吗?”是的,谋生不由得我们选择做什么,为了糊口,很多不想做的事都要做,不想见的人也要应酬,早上没睡饱就要爬起床,晚上为了享受少之又少的私人时间,迟迟不愿睡觉,造成_眠不足。有次跟朋友讨论“受气”的定义,我问她:“你曾有过在工作上很生气却仍要笑吗?”她答:“当然有了,否则就不叫受气了!”那又如何舒解做人的压力?其中一个方法,就是率意而为。做人ia开心,就是: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想说什么便说什么,想吃什么便吃什么,想买什么便买什么,把欲望放在理智之上。我们之所以有那么多束缚,就是因为不能随心所欲,要遵守很多规矩。读书人的包揪最大,因为他们最怕人家说他们不像念过书,一句“硕士生都这么没修养”便能深深地伤害他们。当然,在率意而为之时,也要遵守法律,不是叫你去掌掴你最憎恨的人,不是叫你兴之所至乱丢垃圾。而是要学会对自己好一*点。我有个朋友,他的老板因经济问题突然解雇他,而他却在尚未找到新工作的情况下买了一部梦寐以求的手机。理智上来说,经济状况未稳定是不该买奢侈品的,但我朋友就是用这个方法令自己高兴一下。我很喜欢到酒店做按摩,但因为价钱是普通美容会馆的数倍,我只有在心情极度低落时才会打电话预约即日去。在我心情没有什么特别的时候,我会很理性,不会这么容易破费。又例如我平日饮食很节制,但如果有一天心情坏透了,我也会一天内吃尽薯片、冰激凌和巧克力等零食。我每天都会部分时间工作,部分时间玩乐,同样的,如果哪天我得到一个坏消息,我会改为全天都吃喝玩乐一并非绝对要天天循规蹈矩的。我也遇过一些老师、医生或服务员,有时态度认K,葙时则很马虎,或者与心情有关。日本是个做亊认真、态度严谨的民族,完美主义,容易自赍,所以很多日本人都患有忧郁症,自杀率高。我们有时可以放纵一下,适纽的任性,那才可以保持身心健康。有个朋友对我说,有烦恼不一定要找人诉苦,可以约朋友出去,大家风花雪月,分散注意力,于是连本身的烦恼都忘记了。是的,诸多抱怨令人讨厌。其实很多社工都很厌倦听病人发牢骚,不过这是他们的工作,他们必须耐着性子,如果没钱谁会有这么好的耐性?除非你对他有利用价值吧。\r 一对朋友,如果不是互溫互利,只有甲帮乙,而甲又不需要乙的话,那这段友情不会长久,因为我们不是慈善家。不过我对没有人理的人是很同愦的,因为我是过来人,一个人不被关心重视,W可S他于死地。很多人以为人只要吃得饱、穿得暖便足够,其实不然。总之,心情苦闷,先别发牢骚,约个朋友出来,开头可能有点辛苦,你根本不想笑,但礼貌上又要笑,就箅他的笑话不好笑你也要笑;不过呢,谈了十五分钟,你便会放松下来,声音也不自觉愉快了,可能他的话题很有趣,这也治好了你的情绪。除非是很严重的问题,否则,短时间的情绪低落,确实可以借着社交来忘记痛苦。另一个方法,就是吃东西。人总要吃饭,吃一顿好的花不了多少钱,可能比买一件衣服更便宜,只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一个人上餐厅,所以你必须找一个接受你情绪的人陪你吃饭。通常吃饭后人会有精神,有精神便会开心。我曾经喝完奶茶一个小时后,心情顿时好起来。此外,吃辣也可以提神,有时我会在家里喝一杯姜茶,对情绪也有帮助的。最后,气味也能改变精神的状态。我记得几年前,有次我心情坏透了,于是以尝鲜价光顾一间美容会馆,去做按摩和脸部护理。我一进去,闻到黑香,情绪便平和了。熏香治疗的确有效。我的工作室有一部熏香机,长期开着,嗅到香气真会令人开心的,这也是一个健康和积极的解决方法,总好过疯狂购物或狂吃零嘴。\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