概率概念更为一般的方面

\r 现在,我们再回到概率概念更为一般的方面。我们发现,不可 能通过任何观点的转变而消除它。现在的物理学体系通过自己的 方程式把未来的概率同现在的可能性联系起来了,我们不可能把 这种现在的物理学体系改变为能把未来日常的物理盘与现在的日 常物理a相联系同时又不改变其可观察内容的体系。这种转变的 障碍在于,这种概率不是一种“日常的物理s:”。初看上去它似乎 是一个这样的物理a;我们通过观察或者通过观察与推理的结合 而获得关于它的知识,正如我们可获得关于其他物理遺的知识一 样。但是,由于同观察具有的关系独特的不可逆转性,它与这些物 理不同。观察的结果明确地决定着某些量的概率分布,或者决 定着对先前存在的概率分布的修正;这种联系不是可以逆转的,并 且概率分布并不能明确地决定观察的结果。对普通的物理量来 说,做出一个新的决定和改变某种预言值之间没有区别;但是对概 率而言,这些程序则是不同的。\r 因此,我们可以把子理论的回答“我们只能观察概率”扩大 92到这种形式?.构成理论物理学的知识综合由于概率概念中我们所 熟悉的那种不可逆的形式关系而与观察是相关联的。\r 我们在后面(边码第96页)将不得不思考这些认识论的根据, 正是这些根据使得理论物理学必然地以这种方式前进,而不是通 过坚持对其内容具有可逆的观察关系的宇宙做详细阐述而前进。 但是,现在我们只是把这种现代理论看作是后验地审査观察知识 的结果,并力求理解其中展示的不可逆性的性质。\r 下面的例子将会有助于我们弄淸与概率相关联的不可逆性。 (g设我们有两个相同的袋子A和袋子A中有两个白球和一个 红球,袋子B中有两个红球和一个白球。我们从其中一个袋子中 掏出一个球,发现它是白的。可以推知,这个袋子是A的概率是 2:1。同样,若掏出一个红球,表明这个袋子是B的概率是2 : 1。 现在,假定传给我们一个袋子,并且相关的信息是这个袋子是A 的概率是2: 1;那么,掏出一个球的结果将会是什么?可逆性将 会要求这个答案确定地是一个白球;因为如果掏出的是一个红球, 将会表明袋子是B的概率是2 : 1—与声明的信息相反。但是, 这个答案当然是完全错误的?,正确的答案是有可能是白球的概率 是5 : 4。\r 且让我们假设这个袋子是A的概率是袋子A的属性。如果 把某种观察程序应用于这个袋子(掏出一个球),那么,就可以用这种程序来测M这种A的厲性。在这个程序的两种可能的结果:r 和:y中,0:表示A的属性有2\/3,:y表示有A的厲性是1\/3。但是, 如果把这个程序应用于已知有2\/3A的厲性的袋子,其结果就必 然地不是工。这与日常的物理世形成对比。如果我们要确定其重 M而不是确定A的屈性,并且根据这些结果或者读数:c和:y,我们 就能分别地推论出重遺1克和2克,那么,已知重■是1克就可给 出读数i而不是:y。\r 也可注意到另一种对比。假定根据观察结果,我们已经决定 了一个物理的值:r。如果我们重复这个观察并获得了相同结 果,那么,我们就可以把它看作是确定了值z。但是,对概率来说 则并非如此。通过掏一个球,我们确定了这个袋子2\/3具有A的 属性。如果我们重复地掏球并可获得同样的结果(即仍然是白 球),而不是视之为一种确证,那么,我们就把值2\/3改变为4\/5 了!连续掏出两个白球所表示的A的属性是4\/5。\r 为了表明同样的不可逆性也适用于概率,正像它实际地使用 于现代物理理论中一样,我们可以把子理论处理的概率波与声 波相对比。根据波动力学,观察决定着或者产生着概率分布中的 浓缩波包。这个波包根据体现在该理论方程中的规律而扩散;我 们可以计箅出这种波包在随后一个单位的时间内将要扩散到其中 的形式。但是,这种理论并不断言这是由观察在随后一个时间单 位内产生的波包形式。另一方面,如果根据由观察来决定的一个 瞬间的声波形式我们能计算出它将要在随后一个时间单位内扩散 的形式,那么,这个理论的整个关键之点就在于,我们能获得由观察在随后一个时间单位内所决定的形式。?\r 因此,除了概率的任何其他含义以外,我们可以在形式上把它 与其他东西区别开来,视之为赋予某物的一个名称,这个某物与观 察知识有关,与日常物理量有别,它是一种不可逆的而不是可逆的 关系。不管我们在术语使用上如何改变,这个绝对的差别依然会 存在,并且我们会看到,期望通过重新把概率命名为实体而退回到 古典物理学中的某物,这种期望是不可能完成的。\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