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雨白台风来

清同治九年(公元1870年)陈培桂所撰《淡水厅志》载有: “凡白日当天,忽雨忽止,曰雨白;主台风即至。”文中的“雨白” 是骤雨中透着娇艳阳光的景象,正是台风天的典型样子。这种辐射 状光束群,在清晨与黄昏时最易形成,亦最美丽,故有“曙暮光” (crepuscular rays)之称。但放雨白可见于白昼任何多云之时,所以 又名霞光(见图28)。\r 由气象卫星所摄得之台风云图(图27)可见,一个标准的台风 包括以下几部分:(一)中心有一个几乎无云的台风眼,它是涡旋 中心,是空气下沉绝热增温所成的充云区。(二)接着有一圈浓密 的环状云区,称为云墙,是台#风中风雨最大的区域。(三)云墙以外的螺旋云带区,其中的云带与云带之间有宽窄不一的间隙存在。 此螺旋云带有时是对称的,样子极像太极图形,但比较常见的是不. 对称型,各种样子都有,但可归纳为 “6” 字与 “9” 字型,以及不_ 规则型三种。平均而言,自中心(台风眼)向外,包括云墙及螺旋 云所涵盖范围的直径可达600千米(到达台湾的台风其半径通常为:j 200?300千米)。(四)螺旋云区外面就是空气下沉区。由以上所描 述之状况可知,当远洋有台风向我们接近时,我们先落在它外围下:;^ 沉气流中,天空常是万里无云的深蓝,间有一些像丝绸一样发i的》 云彩(俗称“台母”)。而后阴晴相间的螺旋云带到达,就变成骤雨 还晴也就是“放雨白”的晚娘天了。此时若雨势渐大,放白渐少,: 终至大风大雨相伴而来,台风的云墙就真的到了。如果遇上台风眼 由您的居处过境则会有狂风暴雨骤停的短暂宁静,而后又会因台风 眼另一边的云墙到达而再起大风雨。此时风向转变可达180°。通常 影响台湾的台风由东边来,所以台风眼来前吹北至西北风,过后则 转南到西南风,所以有“台风回南,大雨滂沱”这么一条天气谚语 流传。雨可以下、落、降、飘,而闽南语的“雨白”却是放的,这正 凸显了骤雨相间中阳光的出现如矢,且具间歇性,生动极了。\r 平均而言,每年有3?4次台风会侵袭台湾,其中78%的几率 落在七八九三个月,也就是台湾的“台风季”内(见表4)。再就路 径来看,侵台台风中约有83%自东向西走(见图29),会在东部登 陆或中心由南北两头的近海通过,其中又有38%会经过北端陆地或 彭佳屿附近海面;这些台风于中心到达相关区域时,西北部就会受 到由海上吹来之强劲西北风,这不但会造成迎风面之陆地及山区暴 雨,且有沿河谷之海水倒灌发生,因而常会形成大灾害。对台北盆地而言,由于开口正对着西北方,此类台风带来的灾害就更大了, 因而有人称此种台风为西北台,是台北盆地的煞星。在近代史中,刘铭传对台湾的贡献极大,他在巡抚任内辟建了 基隆与新竹间的铁路,以及横跨淡江河,长五百多米的木造台北 桥。都是当时伟大的工程。可惜该桥于光绪二十三(公元1897)年 8月9日为西北台(路径(2))带来之洪水冲毁流失,否则它今 (2006年)已108岁了。二十余年后(1919年)日本人重修该桥, 但次年9月4日竣工不到半年的新桥又为同类台风(路径(3))所 毁,真是祸不单行,好在后来认识到西北台风雨的厉害而修建了一 座钢筋混凝土为基的双线吊桥,否则可能是人天相争难止的局面。 不过,到了公元1932年8月24日西北台(路径《))又找到了另 一显威的方式,那就是吹翻了台北开往淡水的I95次列车,造成14 名乘客当场溺毙的惨剧。据台湾民航气象先进周明德(已退休) 说,车是在关渡与竹围间翻的,也就是列车正当由淡水河口吹进来\r 的强烈西北风之迎风面(即有强侧风)时被吹翻。不知拆除淡水雜路改建捷运时可曾保留下来?还是一份历史的见证又在有意无意中丢弃了?\r 西北台带给台北的另一次严重灾害发生于1963 ¥ U 间,台北桥水位曾升达6. 7米,是“葛乐礼”台风造成。当时中山、士林、松山等区可说一片汪洋,造成363人死亡, 14000栋房屋流失或倒毁,灾情之大可见一斑。西北台常见于九十 月间,当台湾东方之副热带高压(又称太平洋高压)中心偏西,且 脊线呈东南西北走向,即经由日本与琉球间伸展至东海南部,而大 陆冷高压脊则由蒙古向东南伸展到达黄海西部之时。在上述环境 下,位在台湾东方近海的台风会受到两者的牵引而行进缓慢(约每 小时10千米,正常者约为15千米),甚或在彭佳屿附近徘徊不前, 致下雨大而久,加上西北风由淡水河口吹来,引起海水倒灌,淹水 难免,不可不严加防范。\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